您當前的位置 : 華安新聞網 > 旅游 > 名勝古跡

圓樓始祖齊云樓

名勝古跡   時間:2017-05-11 10:59   http://www.nzdvaf.tw/   

 

  ⊙楊躍平

  一陣大雨剛過,蒼穹掛滿絢麗的云彩。舉目遠眺,群山如洗,滿目蒼翠。我與縣博物館的同志一起,懷著對郭氏先祖的崇敬心情,再次踏訪被譽為土樓之母的齊云樓。

  齊云樓坐落在華安縣沙建鎮岱山村。岱山村也叫“大山”村,因處在上坪盆地中最大一座山而得名。走近村莊,遠望齊云樓,雖歷盡滄桑,滿目瘡痍,卻巍然屹立于高山之巔,在陽光下更顯得雄偉壯觀,氣勢磅礴。一種敬仰之情油然而生,不由得加快了腳步。

  齊云樓群山環抱,枕山襟溪。東臨溪澗谷口,西倚山麓緩坡。因樓建于村中最高處,四周森林茂密,云霧繚繞,站在山下仰望,樓云相伴,云橫圓樓,因此得名“齊云樓”。它與四周倚樓而建,錯落有致的民居,形成“眾星拱月”之奇特景觀;民宅白墻黑瓦,土樓黃墻黑瓦,高山綠樹紅花,層層變幻,形成五彩繽紛的世界。

  據《郭氏族譜》記載,華安上坪郭氏是唐名將郭子儀二十七世孫郭文達的后代。據道光十八年(1838年),岱峰十八世裔孫郭繼伋寫的《岱山記》記載,齊云樓為郭文達后代所建。數百年前,如此震憾的圓土樓,為何建于林深徑幽,遠離喧囂,地勢險要的小山包之上?凝思之際,老村支書道出一個秘密:齊云樓在建筑擇址上非常講究。它以位于南邊、建于宋朝的祖厝岱山寺為牛頭;以位于北邊、據傳為開基祖郭文達親植的古榕樹為牛尾;而橢圓形的齊云樓即為牛肚。形像一頭吃飽喝足的肥牛正在酣睡,村民們稱之為“飽牛睡地”,祈望子孫后代根深葉茂,體壯如牛。

  齊云樓大門朝西,呈拱形,方形條石干砌而成,歷經百年風雨,依然固若金湯。門額鑲嵌石匾,鐫刻“齊云樓”楷書三字,上款為“明萬歷十八年(加刻:大清同治丁卯年)吉旦”,字跡清晰,風格遒勁。下款石刻模糊,博物館館長林先生,爬上竹梯,手指順著一筆一畫,終于破解為“春谷旦鼎建孟十月重興同立”。由此可見,齊云樓始建于明萬歷十八年(1590年),迄今已有425年。這是中國具有始建絕對年代最早的圓土樓,也是我國最早的單元式結構的古寨。堪稱“世界圓土樓的發祥地”、“圓土樓始祖”,亦稱“樓祖母”。如今,土樓雖殘垣斷壁,一片荒涼,但昔日的輝煌與悲壯則像一顆璀璨的東方明珠,在歷史長河中熠熠生輝。

  我們興致勃勃沿著土樓外墻環繞一周,盡力放慢腳步,放飛思緒,穿越時空,追尋土樓的前世今生。目之所及,滿眼滄桑。外墻上半部分為夯土墻,下半部分為花崗巖壘砌石墻。樓高9米,墻厚1.3米,總占地面積4300平方米。石頭大小不一,形態各異,顏色多樣,有方形、圓形、三角形,還有不規則的石塊壘砌而成。駐足凝視,一塊塊飽經風霜的石頭,似乎都在訴說著一個個鮮為人知、風云變幻的動人故事。仰望夯土墻體,雖幾度重修,卻掩飾不了烽火洗禮的印跡。有的屋檐腐朽,瓦片無蹤,留下一個個“天窗”奇景。墻體千瘡百孔,彈痕累累,有的碗口大小,有的深陷如坑,有的裂隙如溝。夯土墻上下兩排風格不一的木制窗戶,大多變形關閉,昔日通風透氣,瞭望觀景,守望家園之功能,如今已成擺設。東向墻體上為黃土夯筑,下用板材壘砌。落日余暉在墻體上鍍上一層金光,隨行的小李,撐開花傘,綻放笑顏,把青春秀美定格在古老的建筑奇葩上,融入在柔美的金光里。

  我們爬上陡坡,雙腳踏在21級石板上,覺得特別凝重與沉穩,凝視著這磨得光滑透亮的每層石階,這又沉浸多少土樓人的心血與汗水。每踩踏一級石階,我仿佛看到了土樓人堅實有力的腳印,感受土樓人的幸福歡樂與凄苦悲涼的故事。

  走進大門,展現眼前的是殘墻破壁,雜草叢生,一片凄涼,昔日大家族的風光不再依舊。但這橢圓形的齊云樓往日的雄壯威武、氣勢不凡仍依稀可見。齊云樓為雙環式土樓,外環二層、內環一層半,大中小共有26個單元。每個單元入口朝向院落。土樓南北長66米、東西寬48米。樓內大院為橢圓形,顯得寬敞明亮。其中有一口方形水井,井深30多米,可供樓內幾百號人用水。在當時沒有任何機械的條件下,全靠人力操作,其艱難程度不可思議,體現樓主為子孫后代能安居樂業,深謀遠慮的眼光。

  漫步在土樓的每個單元,我們不難看到各個單元的獨具匠心,不難感受到昔日樓主的獨具慧眼。各單元由門廳、廚房、天井、廳堂、臥室和遮廊組成。門廳后面是天井,天井兩側連接內外環樓,大小不一,形狀各異,有梯形、方形和矩形,面積大的有10平方米,小的只有1.5平方米。小天井不僅有利陽光照射、通風透氣,又確保水流暢通。大單元外環為三開間,有如現代豪華套間;小單元與現在的單身公寓十分相似。每開間自備樓梯,上下自如。說明樓內居民有嚴格的等級區分。各單元縱深也不盡相同,西側淺、東側次之,南側最深。我在驚嘆之余,對建樓者匠心獨運仍百思不解。如果說,齊云樓的歷史長度可以算計,那么其建筑藝術高度卻無法丈量。這種設計十分科學,每單元即各自獨立,保證某些隱私性,又減少鄰居間的相互干擾;中心大院是共同的空間,為樓民提供一個相互交往,維系親情的平臺。站在中心院落,環顧四周,從院落、內通廊,到內環樓、外環樓,逐級遞增,韻律有致。400多年前,在深山野地建造單元式圓土樓,無論是擇址、設計之科學,還是規模、氣勢之宏偉,無不令人折服,嘆為觀止。

  齊云樓除正門外,南北兩側各有耳門,連接耳門是條狹長通道。南門為生門,北門為死門。嫁娶從生門進,殯喪由死門出。這一奇特習俗的背后,蘊藏著一段悲壯的故事。清咸豐年間,齊云樓住滿了三四百號人,樓內血氣方剛的后生郭凸、郭好率十幾位年青人,投奔太平軍來王陸順德部,后被鄉紳告密。總兵羅大春在清朝大臣左宗棠的指揮下,率千余清軍攻打齊云樓。樓民憑借有利地形,奮力抵抗,與清軍激戰二三晝夜。樓民死傷200余人,十分慘烈。清官兵也遭重創,清軍郭松林部從廈門攜洋炮前來支援。眼看樓將被攻破,樓民性命危在旦夕,郭凸郭好急中生智,聲東擊西,組織樓民佯裝北門突圍,在清軍上當后,迅速從南門逃出。終因寡不敵眾,樓被攻破,郭凸郭好等英勇犧牲。樓民凡從南門逃出者生,從北門逃出者亡,故有“生死門”之說。這一段歷史傳說給齊云樓增添了幾分厚重,幾分莊嚴,幾分神秘。

  我邁著沉重的腳步,登樓遠眺,倒逆時空,閉目遐想,昔日戰火煙云,樓民頑強抗暴,血流成河的慘烈壯舉,縈繞眼前。歲月悠悠,中國圓樓始祖齊云樓,歷經精兵利器的圍攻,血淚與刀光的洗禮,鳳凰涅槃,欲火重生,烈焰開成英雄花,青煙化作共和魂,郭氏先祖堅貞不屈、誓不降服的精神代代相傳。

來源: 編輯:陳芳清 時間:2017-05-11 10:59 收藏此頁
高尔夫网球频道