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當前的位置 : 華安新聞網 > 人文 > 人物春秋

入夜不知暑至,長年坐看花生

人物春秋   時間:2018-05-11 15:33   http://www.nzdvaf.tw/   

  入夜不知暑至,長年坐看花生。

  霧作山留混沌,仙來俗啟文明。

  ——方進

  “入夜不知暑至,長年坐看花生。霧作山留混沌,仙來俗啟文明”,這首六言古詩是方進為贊譽老師陳天定而做的。

  此詩源于華安縣一個叫華山村的地方,它既是贊揚陳天定開學授徒之德,亦是古代華山村這座“山的展室、林的故鄉、花的世界、仙的去處”山村之美的真實寫照。

  華安縣華山村是華安縣新圩鎮的一個偏遠村落,原也稱作爐伴社、花山村。當時,陳天定就是在此過起與世隔絕的生活。

  陳天定,字祝皇,又字慧生,號歡喜道人,世稱慧山先生。陳天定少聰穎,好韜略,善詩文,慷慨有大志。明天啟四年(公元1624年)中舉人,崇禎四年(1631年)中進士,歷任朝官行人、吏部主事等職。他一生嫉惡如仇,屢經坎坷,明亡后隱居花山,并在這個偏僻的小山村創辦了花山書院,聚徒講學。據說,他當時帶來了四寶:銅雀瓦、爪哇鐘、沉香木關帝像,銀杏樹種子。現僅存銀杏樹,歷經三百余年風雨,依然綠蔭如云。

  在花山書院里,陳天定嘔心瀝血,傾其畢生所學教授學生。他自己書寫刻印教材,用心傳授圣賢經典,教學成果十分顯著。如今,華山村仍有許多關于他創辦書院、培育人才的故事傳說。其中有一個“十七考十八中”的傳說,說的是當時有一年科舉考試,花山村17個學生去應試,竟然有18個考中,原來是連負責為這些學生挑書擔的書童也考上了。這個故事在史書上沒有記載,但是花山村中的宗祠前現存7座石旗桿臺座,或許可以說明這個偏遠小山村曾經的確是英才輩出。明末逸士陳常夏、方進、黃道周門生洪思等經常往來于山中,講經論史,詩詞贈答。

  花山書院建在華山村的“寨仔頂”,這里云霧繚繞,植被濃密,鳥語花香。如今,書院的部分石砌圍墻和后門還在。

  書院雖已坍塌,文明古風猶存。慎終追遠、尊師重教的傳統薪火相傳,從村里的孝祠堂、孝思堂和善珠堂便可以看出。

  華山村因為有了花山書院而顯示了厚重的歷史內涵,飄逸著濃郁的文化韻味。除了方進的“入夜不知暑至,長年坐看花生。霧作山留混沌,仙來俗啟文明”詩刻外,還有多處摩崖石刻。有明大學士林釬的草書題刻“豁然開朗”,結體扎實,力道遒勁。此外,方進遺楷書題刻“黃母靈棲”,為陳母黃氏于此跌落轎下滋病亡故而志;另鐫有“蕉谷”字。每一處時刻都記載著花山書院鮮為人知的故事。

  目前。花山書院修復規劃已經編制,這個既有豐富人文景觀,又有優美自然生態的古村落將會贏得眾多崇尚自然、追求文化的人們的青睞。

  除此之外,華山村后山還有個叫"山羊槽"的未開發的旅游資源,小編就為大家曬曬這些獨特的奇石異景吧~~~

來源:華安政府網 編輯:楊妍芩 時間:2018-05-11 15:33 收藏此頁
高尔夫网球频道